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未来之赌_天启预报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未来之赌

第(1/3)页

  洪流倒卷。

  现在,火中的英雄抬起头,向着远方覆盖天地的黑潮,伸出手。

  瞬间,贯彻天地之间的火柱消散,那浩荡的烈焰随着他的意志,化为暴雨降下,将一切再度点燃。

  而在他的手中,那一柄平平无奇的铜棍,便开始了无止境的延伸。

  向着正前方,轰鸣而来的盖亚残躯,腐烂的统治者。

  劈落!

  可在万丈光焰蔓延而过,无数剥落的铜锈之后,便显露出宛如游龙一般的字迹——【定海神珍铁】!

  足以钉住整个海洋的恐怖力量于此爆发!

  统治者怒吼。

  头颅乃至躯壳,竟然被这一棍给彻底击溃。

  在从腐尸中诞生以来,她竟然第一次的,停下了脚步。

  就在这堪比神明的伟力前方!

  “来,老婶儿!”

  化为巨人的大圣死死的握住了她的手臂,光焰之中的面孔似是狞笑:“别着急,咱俩好好的,唠会嗑——”

  紧接着,头槌。

  轰!

  无止境的破坏力,从冲击之中迸发,迅速的扩散,向着黑暗。

  数不尽的怪物打不到他,甚至就连在甲胄之上留下一道划痕都做不到。

  当那不败的英雄屹立在现境的前方,便以一人之力,将整个地狱拒之门外!

  万神殿的神迹刻印再度降下。

  连同着燃烧的太阳历石,与残缺的神之车轮一起,绽放烈光,洒下毁灭和反击的火焰。在这接连不断的反击之下,原本崩溃的阵线,竟然再一次的,稳住了阵脚?

  “绝境之中竟然还有如此英才,着实令人惊喜。”

  大君赞叹着,微微摇头,仿佛怜悯:

  “可惜,为时已晚。”

  如今的毁灭,已经太迟。

  因为就在棋盘上,漆黑的色彩早已经开始扩散。

  就像是雨后的霉菌一样,重重叠叠。

  来自深渊的畸变已经降临在了死去的世界之中,深入骨髓……

  当统治者再度嘶鸣时,腐败的躯壳中就升腾起一阵阵漆黑的烟雾,笼罩一切,扎根在大地之下,天穹之上,笼罩万物。

  将那些斗争的光芒渐渐遮蔽,覆盖了一切。

  还有更多的深渊之潮,源源不断的从腐烂的身躯中扩散。

  她在渐渐分裂……

  溶解!

  “他妈的,烦不烦!”

  大圣咆哮,焰流涌动,自金眸中喷出,切裂了腐烂统治者的身躯,紧接着,定海神针劈下,将那一颗蠕动的头颅彻底打爆!

  只可惜,所响起的却不只是哀鸣,还有井喷而出的地狱沉淀。

  一味的忍受着来自现境的围攻,那一具缝合怪竟然除了本能的侵染之外,毫不反抗,只是不断的畸变,重生,将自我的深渊之血扩散向整个世界。

  然后,拉扯整个碎片的深度,向着地狱演变!

  地狱沉淀、焚风、无名火,无数深度之下的诡异景象从大地之上浮现。

  而在这迅速地狱化的恐怖景象里,只有弄臣们在风中大笑,欢喜赞叹,送上了来自吹笛人的恩赐。

  “汝将孕育万物,汝将生养众多,天上的鸟,海中的鱼,奔走的兽类也要归你统辖……从此之后,便是【混沌之母】!”

  现在,地狱降临!

  哪怕还有反抗的火光存留,可黑暗,已经彻底吞没了整个世界。

  死寂的殿堂里,只剩下了遗憾的叹息声。

  来自王座之上。

  “看起来赌局就要结束了,我的朋友。”

  大君轻叹:“实在是一场精彩的对决,你们已经用尽了所有的手段。

  可哪怕将胜负建立在汝等的骗术之上,但从一开始,我们彼此的力量就不曾等同……如今,你还有什么牌能拿出来逆转乾坤呢?”

  轮椅上的外交官没有说话。

  寂静。

  早已经,难以呼吸……

  晦暗的气息从那一具苍老的身躯中浮现,如有实质的漆黑缠绕在他的面孔之上,渐渐猩红的眼瞳颤动着。

  凝固已至!

  破裂的声音接连不断的响起。

  不论是存续院的手术,还是各大谱系的宝物,竟然都在接连不断的消散,难以起效。

  当艾萨克的长袖之下,手腕微微扭转,便听见了王座上的冷哼。

  “自欺欺人的把戏,也该够了。”

  啪!

  低沉的雷鸣里,艾萨克的口鼻中流下了猩红的鲜血。

  在成为柯罗诺斯之后,他第一次感觉到时间轴中的暗流是如此的狂暴,竟然险些将他的灵魂撕裂。

  就在他的面前,庞大的棋盘已经彻底的化作了漆黑。

  挣脱了彩虹桥的链接,向着黑暗的深渊,一寸寸的坠落。

  而随着碎片内深度变化,更多崩裂的声音,从现境周围响起——在统辖局内扩散的警报声里,无数边境彼此之间的繁复衔接,开始了迅速的瓦解和崩溃。

  现境防御阵线,开始消亡!

  数之不尽的巨大缝隙渐渐裸露,生长,海量的碎片从边境的衔接之间脱落,坠向了深渊,就化为了一道道耀眼的虹光……直到最后,被深度之下的领域,彻底吞没。

  赌局终于迎来终结的瞬间。

  最后的结算,开始了!

  而就在深度迅速暴涨的碎片内,万神殿的最底层。

  一间空无一人的仓库中,两座培养仓之上亮起了一盏盏指示灯,照亮了里面两张封冻了漫长时光的面孔。

  眼瞳,微微的眨动。

  致命的‘标本’正在解冻,只差最后的命令。

  衰变序列一触即发。

  可存续院内,院长却依旧一动不动,搭在触发器上的手指就像是冻结了一样,纹丝不动,只是看着屏幕上浮现的无数数据,寻找着任何一丝转机的存在……

  或者,在终结之前,确认最后的时机。

  触发器上的手指下压了一分……

  .

  “醒醒!”

  耳边仿佛传来了熟悉的声音,有人摇动着他的肩膀,轻柔呼唤:“马库斯,醒醒!”

  他说,“别再睡啦。”

  在昏沉中,苍老的外交官再度抬起眼睛。

  像是醒来。

  空洞的视线掠过了眼前的一切。

  并没有在乎那些不值一提的纷争、危局、深渊和地狱,看向远方,就好像能看到不存在与这里的人影一样。

  看到那些熟悉的笑脸。

  温柔的阳光之下,他们重新相聚在古树之下,彼此欢笑着。

  一如往年。

  “我这是……在哪里?”

  马库斯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幻象,伸手,想要触碰他们的面孔,可那些面孔如同泡影一样,一触及碎。

  如此遥远。

  只有轻柔的声音回荡在耳边。

  “当然是在你所选择的地方啊,马库斯。”

  有人在耳边说:“在你不愿意醒来的梦里。”

  有崩裂的声音响起,从天空和大地之间,令那些面孔渐渐模糊,一切仿佛都在飞快的消散。

  昔日的一切,渐渐不见。

  连同那些回忆一起……

  “别发呆啦,马库斯。”

  那个早已经死去的人后退了一步,冲着他笑了笑:“你还有事情要做呢——”

  他说:“梦要结束了,你该离开了。”

  他拍了拍老朋友的肩膀,微笑着挥手,转身离去。

  “等等,等一下!”

  马库斯挣扎着,想要从轮椅上起身,嘶哑的恳请:“不要走,我还有很多话想要对你们说!”

  可那些身影就那样,从他的身旁走过,拍了拍他的肩膀,微笑着道别。

  渐渐远去。

  消失在阳光里。

  他已经追之不及。

  “等等我啊。”

  他推动着轮椅,蹩脚的跟在后面,狼狈的追逐:“请你们,等等我……”

  可是却无人回头。

  直到最后,破碎的道路上,只剩下喘息的老人,再看不见他们的背影。

  泪流满面。

  嘶哑的呐喊。

  美好的旧时光啊,请你停一停。

  为何要留我一人在这里……

  如此孤独。

  那一瞬间,他闭上眼睛,绝望的嘶鸣从灵魂的最深处响起,将这个徘徊了数十年的梦境撕裂。

  最后的阳光,消失无踪。

  黑暗泉涌。

  自老人的躯壳之中。

  随着他的悲鸣一齐,爆发!

  深渊鸣动!

  无数地狱在突如其来的潮汐之中动荡着,焕发出高亢的轰鸣,宛如肃冷的钟声宣告!

  向着现境、边境、乃至一切地狱。

  昭示统治者的诞生。

  就在大君期盼的注视之中,在隔绝一切的无穷黑暗里,只有一双沾满鲜血的双手浮现,缓缓从马库斯的面前抬起,捧起由深渊所降下的庄严冠冕。

  以这现境和地狱的赌局为牺牲和奉献,成就无与伦比的灾厄伟业。向着凝固的灵魂,慷慨的授下了地狱的精髓和威权!

  只差一寸。

  而这一寸……却遥远的像是天渊!

  当马库斯再度抬起面孔的瞬间,捧着王冠的血手,停滞在半空之中。

  被老人死死的握紧。

  连带着,现境防御阵线的坍塌和盖亚碎片的陨落,都戛然而止。

  一切都仿佛迎来了冻结。

  “我拒绝!”

  那个孤独的老人眼前的深渊怒吼:“我们的战争,还没有结束!”

  哪怕是梦已经醒了,也无所谓。

  只剩下自己一个人,也没有关系!

  只要我还在,他们就还在。

  不,只要还有人踏着我们所开辟的路向前,那么,我们的故事就还没结束——

  不论是谁,都不能否定他们牺牲的价值,不论是谁,都不能玷污他们所留下的荣誉!不论是谁,都休想夺走我的灵魂!

  哪怕是深渊也不可以!

  如是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零点看书阅读网址:m.lingdianksw8.com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