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英雄_天启预报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英雄

第(1/3)页

  余波,在扩散。

  就如同大君所说的那样。

  碎片在哀鸣着,震荡,在双方巨人的相拔之间,崩裂缝隙,却又维持的稳定——明明它是如今双方争夺的重点,可奇异的变成了某种维持着双方不至于彻底爆发的稳定阀。

  棋盘一旦破碎,那么所剩下的便只有彻底的战争。

  不论是存续院,还是大君,都不希望这一场赌局以如此的潦草的方式收尾。

  可在碎片里,光焰招荡。

  毁灭的潮汐依旧在扩散。

  吞没一切。

  荒原、大地、海洋、丘陵、地穴……上至天穹,下至黄泉,这一份悲鸣的陨落无远弗届。

  不论地狱还是现境,都笼罩在同样的毁灭里。

  在残存的俄联正前方,无数壁障在洪流的冲击之下生灭,墙壁崩裂缝隙,可新的铁壁又在圣殿骑士面前再度展开。

  湍急的激流里,偌大的要塞宛如风浪中的小船,在剧烈的动荡里,所有人都趴在地上,颤栗的抬头,凝视着那不断浮现裂隙的壁障。

  还有更远处,那些宛如风中残烛一般渐渐熄灭的哨站,还有那些被卷入洪流之中彻底灰飞烟灭的圣殿和建筑……

  更多,更多的一切都在消亡。

  有那么一瞬间,槐诗觉得,自己这次真的要死了。

  可毁灭的光焰并未曾在瞬间将他吞没。

  在那稍纵即逝的刹那里,他只来得及看到一个挡在自己面前的人影,苍老的妇人展开了十臂,渐渐的在狂风和光焰里剥落。

  只是最后回头时,那一张裸露白骨的面孔上,浮现出了某种得意又欣慰的笑容。

  再无严肃和冷厉。

  宛如温柔的祖母一样。

  最后,向着他,无声告别。

  在这短短的一瞬里,神之车轮从天而降,逆着洪流疾驰,不顾羽翼迅速的凋零焚烧,卷着夸父,连带着槐诗一同,包裹在内。

  紧接着,迅速膨胀的烈光就吞没了一切。

  天旋地转的恐怖冲击里,槐诗失去了意识。

  在最后的瞬间,他只是下意识的……伸手,伸手想要阻拦什么。

  可什么都没有能够阻拦。

  在剧烈的冲击中,光芒和黑暗一样,将他彻底吞没。

  他感觉自己好像昏过去了,可是却并未曾被梦境所眷顾,在无数散乱的思绪之间,只有焚烧的苦痛和折磨。

  又过了很久,他感觉到有人在奋力的摇晃着他的身体。

  呐喊着他的名字。

  可除了这些之外,他却什么都感受不到了。

  当他艰难的睁开眼睛时,便看到夸父那一张焦黑的笑脸,看到他有了反应,开心的好像快要开出花来了一样。

  “喂,槐诗,喂!”他大声呐喊:“能听见我说话么?”

  槐诗剧烈的呛咳,在他的摇晃里,快要吐血里:“还没死……但你不放手的话,就快了……以及,你好丑……”

  “哈,你还说我,你不也一样?”

  他瞥着好像火灾现场里爬出来一样的槐诗,将他从滚烫的碎石上重新扛起来,背在身上,生怕他又睡过去,还在碎碎念:“咱俩谁也别笑谁,我老王年轻的时候,起码也是东夏谱系的偶像派啊?只不过是后面大家审美变得太快,喜欢男友小生的比喜欢我这种硬汉路线的人多了一些……”

  “难近母呢?”槐诗沙哑的问。

  “……”

  夸父沉默了一瞬,背着他,踉跄向前:“去世了。”

  槐诗还想要说什么,却说不出话来。

  只听见身后骤然传来的轰鸣。

  在被烧成苍白的天穹和被烧成漆黑的大地之间,渐渐消散的烟尘和风暴里,浮现出的诡异身影。

  在如山岳坍塌的轰鸣中,它在缓缓的行进,滴落恶臭的脓血和腐败的体液,头戴着白骨冠冕,血肉如裙一般环绕在祂的身上。

  神之车轮和太阳历石的衰微闪光不断浮现,但却难以阻挡它的前进,唯有万神殿的雷霆之枪落下时,才能在它腐败的躯壳之上留下一道贯穿的灼痕。

  明明已经千疮百孔,可是它却毫不在乎,更多腐败的组织在迅速的再生,拖曳在它的身后,一道道诡异的血色弥漫里,在大地上结出了一个个孕育着大群的囊泡。

  充满灰烬的风里飘来恶臭的味道。

  那熟悉的气息,却令槐诗近乎再度窒息。

  “那究竟是……什么?!”

  .

  .

  “盖亚?!”

  早在余波散尽之后的瞬间,那诡异怪物从熔岩和烈火中爬出时,叶戈尔就忍不住失声,痉挛的五指已经将手中的一次性纸杯捏成团。

  “盖亚已经死了。”

  院长冷淡的看着诸多预案之中会出现的恶果之一,电子音毫无起伏:“集合了各大谱系之力,用尽了大部分资源之后,由上泉以万物归亡的极意毁去重生之环,最后再彻底的将那一份模糊的意识抹除。

  作为毁灭要素而言的盖亚,已经葬身在世界之树中了。你所见到的毁灭,便是她死去时所掀起的波澜。

  而你眼前的这个……只是个缝合怪罢了。”

  院长停顿了一下,电子音中浮现出了不加掩饰的厌恶——那究竟是处于对深渊的抵触,还是对这种粗暴的加工方式的不满呢?

  无法分辨,叶戈尔也不打算去揣测存续院的价值观。

  他们或许从一开始就没这种没有意义的东西。

  “别担心,已经它已经失去了毁灭要素的性质。原本被重生之环所唤醒的本能,已经彻底消失。

  现在留下来的只是被深渊所污染的残骸。”

  从一开始,黄金黎明就没想过能够靠着盖亚无往不利。

  作为现境诞生的毁灭要素,他们可太清楚曾经这一帮同伴和同仁的作风和斗志了。

  哪怕盖亚如此的庞大和恐怖,但只有百分之十的状态,无法呼唤曾经的诸多力量,只能靠着本能去应对,依旧有着被击败的可能。

  那么,不如将更多的心血,放在盖亚死亡之后。

  向着那一具属于世界的胚胎,灌注混沌的原初之息,植入不定的影境之血,最终,填补以乐土的贪婪之灵。

  倘若波旬尚在的话,甚至还可以赋予祂堕落之智……

  将地狱的精髓注入那一具躯壳之中,当盖亚陨落,那么从其中诞生的,便是属于深渊的统治者!

  生养万般恶孽,令碎片化为彻底的地狱。

  到最后,那些衍生的血肉充斥一切,吞去所有,在深渊开辟属于自身的地狱之国!

  “所以……”

  叶戈尔抱着万一的期望问:“接下来,会发生什么?”

  “会发生一直在发生的事情,叶戈尔先生,战争。”

  院长回答:“我们已经为了六种会出现的最糟状况做了预案——包括,旧盖亚的复活。但存续院并不是万能的,没有凭空变出奇迹的能力。”

  院长停顿了一下,似是回忆检索:“接下来还存在延续可能的有1730号计划,欧米伽备案,以及针对两个针对地狱之王所做的准备……但我们所有的力量都已经用在了对抗旧盖亚的上面,世界之树以后,棋盘上已无可用之素材。

  除此之外,就只有最终的‘衰亡序列’可以动用了。”

  衰亡序列——唤醒棋盘内两个毁灭要素的残骸,令其结合。

  将一切都彻底的毁灭……

  叶戈尔捏着手中皱成一团的纸杯,没有说话,只是沉默的看着屏幕上的画面。

  许久,轻叹:“至少我们还有时间,不是么?”

  时间?

  院长再没有说话,只是沉默。

  或许,时间并没有站在他们这一边。

  奇迹存留的时刻从不长久,而那些美好的时光,已经结束了。

  接下来,在衰亡序列的倒计时结束之前,他们所做的,便只有等待。

  .

  当毁灭的洪流席卷而过,深渊之潮卷土重来。

  干涸荒芜的边境大地之上,只剩下最后的孤独信标屹立风里,在动荡中颤栗,摇摇欲坠。

  从盖亚的行尸里,无数大群如同孢子那样在迅速的孵化。恰如病菌在腐烂的温床中生长一样,汲取着这一份被深渊所侵蚀的纯粹生命力,无止境的从赤红色的囊泡中爬出。

  湿漉漉的身体在焦热的空气中迅速硬化,变得五彩斑斓,如飞禽,如走兽,如同世上一切活物糅杂成的诡异成果。

  它们饥渴的嘶鸣,永无止境的冲击着俄联防线的最后堡垒。

  黑色的海潮将圣典骑士们的阵列淹没。

  还有更多的升华者和军团,正匆忙的沿着道路撤离,向着内侧未曾被深渊所侵蚀的领域,收缩防御。

  可还有更多,更多的深渊投影在腐烂的行尸播撒之下萌芽,扩散,种下了毁灭的阴影和灭亡的果实。

  自上空向下俯瞰,便能够窥见那迅速收缩的光明,濒临崩溃的阵线,还有守卫在外的最后一点微光。

  永无休止的愤怒,永无休止的雷鸣。

  阴沉的云层之中,万道纯化的雷光从天而降,如犁一样,自凝固的怪物之间扫过,便有无数恶臭的浆液和焦炭飞起。

  可还有更多的,更多的庞大阴影从地平线的尽头缓缓升起。

  直到雷霆也感觉到了疲惫。

  渐渐暗淡。

  在鲲鹏疲惫的鸣叫声里,云中君的身影从暴风中跌落,踉跄的后退,坐倒在了地上,再没有播撒毁灭的力气。

  迎来极限。

  这一次,是他先撑不住了。

  “怎么了?不是刚刚还一副老子办事儿别人别插嘴的样子么?”

  框架之中,夏尔玛瞥了一眼他狼狈的样子,毫不客气:“看起来,这一次好像是我赢了啊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应芳州想了一下,点头,认真的说:

  “谢谢你。”

  “哈,这可真不像从你……”

  夏尔玛本能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零点看书阅读网址:m.lingdianksw8.com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