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番外十一·终】_朕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【番外十一·终】

第(1/3)页

  山东,淄川,蒲家庄。

  因多次劝谏新皇,年近七十的蒲松龄,从礼部尚书任上被贬。愤懑之余,辞官归乡,著书立说。

  当然不是创作《聊斋志异》,那玩意儿他还看不上。

  蒲松龄的著作为《民始弘业两朝学案》,详细记述本朝太祖、太宗时期,思想学术派系的诞生、发展和演变。

  其中一个重要内容,是他将自然科学家,也划定为新朝的学派人物!

  研究自然科学的,被统称为物理派。

  物理一词,起源很早,可以追溯到先秦时期,庄子就有“析万物之理”的说法。

  甚至在蒲松龄笔下,自然科学能与理学分庭抗礼,而且统归于儒学门下。

  即,儒学分为天理、物理两大派,传统的理学和心学是天理派,新兴的自然科学为物理派。

  天理派注重社会研究,物理派注重自然研究。

  刚开始,物理派吸收套用程朱理学的世界观,以此让自身的发展更能为大众接受。

  在民始朝的末年,传统大儒与新兴科学家们,爆发了非常激烈的学术分歧和争论。甚至有大儒提出,自然科学属于歪门邪道,主张将自然科学排斥出朝堂和学校。

  在太祖赵瀚的力保下,各级学校的教材,反而了增加自然科学内容。

  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,从小学习自然科学,并一个接一个走上朝堂,一个又一个成为社会中坚力量。主流舆论开始逐年反转,真正的传统大儒都死光了,新兴的大儒个个都学过自然科学。

  天理派与物理派,开始融合演变!

  新兴的天理派大儒们,主动吸收自然科学成果。他们将自然科学知识,填补吸纳进传统儒学,甚至修改一些古籍,比如《礼记》当中的“腐草为萤”。

  《礼记》属于五经之一,连礼记都能修改注释,还有什么不能改的?

  在蒲松龄的笔下,太祖赵瀚被定性为物理派开山祖师。前朝的徐光启等人,也被视为先驱者,乃至收纳了帕斯卡等移居中国的西方学者。

  执掌礼部数年,蒲松龄熟悉教育和科技事业,他来编写《民始弘业两朝学案》最具权威性和说服力。

  “祖父,有贵客拜访!”正在读高中的孙儿,跑进书房里通报。

  学校制度,也是在蒲松龄任期内改革的。

  小学五年,初中三年,高中三年,大学四年,七岁为入学年龄。

  长达十五年的学习期,导致许多女学生望而却步,基本在读初中时就已订婚,初中毕业立马结婚生子。无数有志向学的女子,硬着头皮去读高中,能撑着压力读完的少之又少。

  至于女大学生,数量如凤毛麟角!

  不改不行,跟歧视女性无关,主要是知识大爆发,需要学习的内容越来越多。压制女子读书,那只是附带效果。

  报考官吏的门槛也抬高了。

  必须拥有初中毕业证,才能报考县镇级别的吏员。而且实际操作时,初中毕业生往往不具竞争力,除非能够托关系走后门。哪像太祖赵瀚那会儿,小学毕业的吏员比比皆是。

  蒲松龄问:“哪位贵客?”

  孙儿递上拜帖。

  蒲松龄看了一下名讳,立即起身说:“快去打开正门!”

  造访者是前明太子的孙辈朱怡奋,蒲松龄亲自到院中迎接。

  朱怡奋面带悲容:“奋受家父所托,特来拜见先生。”

  “快请进内歇息。”蒲松龄道。

  朱怡奋却递上一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零点看书阅读网址:m.lingdianksw8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