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番外八】_朕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【番外八】

第(1/3)页

  一只船队在上海停靠,卸货之前,随船乘客先行登岸。

  如今还没有纯粹的客轮,想要远洋旅行,必须沿途搭乘货船。

  这趟有旅客架子挺大,人还没出现,轿子就先候在舱门口。继而坐轿来到甲板,就连下船的时候,都一直坐在轿子里。

  整个队伍的最前方,是四个手持弯刀的仆从,紧跟着四个手持长棍的仆从。这八个仆从,都裹着头巾,只有长袍与短袍的区别,种姓阶层应该差不多。

  稍后一个仆从,也裹着头巾,手里捧着水壶,看衣着花纹身份更高。

  此人身边,跟着几个仆从,男的女的都有,皆手持日用品,明显是负责日常起居的。

  随即就是四人抬的大轿,形制跟中国轿子迥异。长长的,弧形圆顶,金属框架外罩着帘布,主人侧卧在轿子里,身下是一层柔软的天鹅绒。

  天鹅绒又叫漳绒,原产自福建,在中国就卖得很贵,贩运到南亚的价格非常离谱。

  四个轿夫,种姓较低,没资格裹头巾,身上也没袍子,只穿着短衣短裤。

  这顶长轿后面,还有两顶短轿,各坐着一位女眷。

  更后方,还有几个仆从,都裹着头巾拎着长棍。

  如此排场,行进在码头上,顿时招来阵阵侧目。并非没有排场更大的,但下船的时候都坐轿,这在上海港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——也不怕轿夫失足踩空,连人带轿子落到海里。

  当然是白嫖党费文蔚回国了,短轿里的两位女眷,是他的三老婆和四老婆。

  至于大老婆和二老婆,由于已经怀孕,正留在孟加拉待产。

  走着走着,队伍突然停下。

  费文蔚躺在长轿上问:“怎么不走了?”

  那捧水壶的仆从首领,连忙跑到轿边:“老爷,我们不认识路。”

  “额……”

  费文蔚装逼遇到意外,表情有些尴尬,只得说道:“往右。”

  一行人来到客栈,落轿之前,有仆从在地面铺毯。

  费文蔚脚踩地毯,跨入客栈大门,对掌柜的说:“几间上房,再帮忙买一下到湖口的船票。”

  “好嘞!”

  见来了豪客,大掌柜亲自上前迎接。

  大掌柜问:“客官可带来契证?”

  费文蔚拿出自己的户籍副本登记,指着身后说:“这些是我的家眷随从,他们没有国内路引。”

  大掌柜按规矩写明状况,边写边说:“原来是做海外生意的贵人,失敬,失敬!”

  “好说。”费文蔚摇着折扇微笑。

  两个老婆,也来到费文蔚身边,肤白貌美的异域风情,看得旁边的店伙计有些走神。

  大掌柜问道:“贵客姓费,又要去江西,可是费氏族人?”

  费文蔚见缝插针吹嘘身份:“也是,也不是。本人的祖父与当今陛下,曾一起在费家做奴仆,同住一个院里好几年。陛下起兵,家祖亦曾从龙。”

  大掌柜连忙躬身拜见:“原来是费阁老家的公子。”

  费文蔚摇头笑道:“非也,非也。家祖父与费阁老,只是幼时好友而已。不过嘛,论及与陛下的机缘,家祖父比费阁老还更早与陛下相识。”

  虽然不知道费文蔚的爷爷是哪位,但此话一出,大掌柜已经晓得厉害。

  大掌柜问道:“公子是在海外述职归来?若打算在上海游玩,在下可以派伙计做向导。”

  “免了,多年不曾回家,此刻只想速速返乡,”费文蔚说道,“我在那孟加拉,也只是做个小官而已。后来官职也辞了,跟长公主殿下合股经商,在那孟加拉置办了产业,区区万亩良田和几间商铺而已。”

  “大手笔啊!”大掌柜羡慕道。

  费文蔚趁机对掌柜和伙计说:“那孟加拉之地,远在天竺,可谓遍地机遇。尔等若有落魄亲戚,愿意出海讨生活,可以跟我一起过去。别的不说,保证衣食无忧,混得好还能置办田产。”

  众人有些不信,就算有这种好事,费文蔚也不可能主动说出来。

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零点看书阅读网址:m.lingdianksw8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